时运天注定,气数有定律——读当年明月《明朝那些事》有感

发布时间:2020-02-07 16:38:16   信息来源:江西省高速集团南昌东管理中心   浏览次数:
    2020年的鼠年春节,注定不平凡,一场突出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,随着春节的临近,从湖北武汉蔓延至全国。生命重于泰山,疫情就是命令。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,一场抗病毒阻击战在大江南北打响。全国人民众志成城,同舟共济,万众一心,共克时艰,组织医护人员、防疫物资驰援武汉;听从号召,居家隔离,不走动,戴口罩,勤洗手,预防病毒蔓延,阻断病毒传播,盼望早日打赢这场攻艰战。
    就在被隔离的这几天里,在保证正常工作运转的同时,读书成为了我在抗疫中寻找快乐、排遣寂寞的一种方式。其中,我选读了《明朝那些事》这部宏篇巨作,并产生了自己的感想。
    众所周知,明朝是华夏历史上最后一个正统的封建王朝,是一个非常特别甚至奇葩的王朝,也是党派纷争、人才辈出、经济发展、文化繁荣、中国古代科技高度发达的王朝。在整个有明一朝,像朱元璋、于谦、努尔哈赤、张居正、解缙、杨慎、海瑞、汤显祖、王阳明等等,他们或横刀立马,驰骋沙场,或文章妙天下,忠义贯春秋,叱咤风云,如雷贯耳,名扬天下,有经天纬地之才,立千古不朽之功,都是改变和影响历史进程的关键人物。而当时的江西,翰林多吉水,戏曲出临川,江右学派睥睨群雄,独领风骚。
    在阅读过程中,随着作者的笔墨,跟着大小人物的命运轨迹,穿越三百年的随历史跌宕起伏,注视着大明王朝外与北方游牧民族斗,内部互相倾扎窝里斗,你争我夺,你死我活,从蓬勃兴起逐渐走向枯萎灭亡的全过程,以及无数人的命运、生死、荣辱,无论是波澜壮阔,还是默默无闻,无论是波涛汹涌,还是惊涛骇浪,都是那么的荡气回肠,那么的黯然神伤。这其中有智慧、忠诚、善良、勇敢、刚强,也有愚昧、残暴、阴险、狡猾、退让;有希望、热情、欢乐、气节,也有迷茫、冷漠、痛苦、妥协;有犹豫,也有决断;有兴荣,也有衰亡;有时运,也有气数;有开始,也有结束。而我很少有“长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、“青山遮不住,毕竟东流去”的旷达与豪迈,更多的是“伤心桥下春波绿,曾是惊鸿照影来”的旷世凝视与嗟叹。
    我终于知道黄仁宇先生为什么写《万历十五年》,我也终于知道徐中约先生的《中国近代史》为什么要提早二百年。
    嘉靖万历十五年,大明航船拐弯转折,帝国乌云密布,山雨欲来。公元1600年,在辽东那角落里,海西女真、建州女真、东海女真、黑龙江女真相继兴起,而正是在明辽东大将李成梁的扶持下逐渐壮大起来的建州女真,最后取代了大明,一统江山。
     一个王朝,“其兴也勃焉,其亡也忽焉。”当他走向衰亡时,无论是谁,即便穷尽一切,使出浑身解数,也难以力挽狂澜,拯救于危难。公元1644年,最后的较量,风雨飘摇的大明朱氏王朝气数全尽,走完了276年风云激荡、刀光剑影的生命历程,悲壮地走向它的终点。可怜的崇祯,倒霉的崇祯,绝望的崇祯,决不妥协的崇祯,有心杀敌,无力回天,毅然决然地自尽于煤山,留下遗言:“任贼分尸,勿伤百姓一人”。所有的爱恨情仇,所有的利益纷争,所有的成王败寇,所有的阴谋算计,一切的一切,都结束了……千秋霸业,万古流芳,一朝陨落,终成粪土,王侯将相,都作笑谈。
   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大明复制版的不可一世的大清和无可奈何的光绪。
   《三国演义》中的《临江仙》是怎么说来着的!?
    走上了这条路,就不能再回头。
    历史是面镜子,映照的是当下,折射的是未来。
    然而,黑格尔说:“人类从历史中学到的唯一教训,就是人类无法从历史中学到任何教训。”
    往事不可谏,来者犹可追。在这样一个万家团圆的春节里,在这样一个病毒肆虐的日子里,怀着对自然无限的敬畏和对生命更多的感恩,我们依然要仰望星空,相信自己,相信未来。(占炳移)

上一篇:二月,你好!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