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外婆

发布时间:2020-02-10 16:54:04   信息来源:江西省高速集团南昌东管理中心   浏览次数:
    我的外婆叫陈梅娥,听她说,她是8岁到我外公家当童养媳的。童养媳的日子有多苦,或许外婆讲过,但我都不记得了。但我却拥有很多很多外婆生活的记忆。
     外婆是一个很勤劳的人。我看到的她总是很忙,一直忙农田忙菜地,忙春种秋收,忙着做各种吃食。她种的
菜总是能最早吃上,也总是吃不完。每到赶集时,她总会挑去卖了,换些包子、油条、炸面果带回来给我们吃。山上的野柿子,外婆总是细心的替我们摘了,摆在楼上的窗台或挂在篮子里等着它变红,等我们去了,她就拿出来给我们吃。
    外婆是一个很要强的人。她说,在集体劳动计工分的日子里,她总是又快又好做完事情。别人锄好一垄地的草,她都锄好几垄了。后来,分田到户,外婆的菜园也总是收拾的最好,还开垦了很多荒地种菜,结的瓜果蔬菜又多又漂亮。每年夏天,我们兄妹3人总爱到外婆家去玩,她家总是有吃不完的梨瓜和西瓜,还有毛桃。
    外婆是一个厨艺很高的人。她烧的菜、炖的汤、做的小菜、农家零食都是我记忆深处的美味。每逢年节,她的4儿1女都要带着孩子爱人来齐聚一堂,每次都是外婆亲自掌勺。而我的舅舅们和妈妈,在耳闻目染的熏陶下,个个厨艺高超,都能又快又好的做好一桌饭菜。
    那时端午的棕子、咸蛋、发糕;秋天的月饼、柚子、炒花生豆子;过年的瓜子、冻米糖、豆角酥、冲宵,夏天的辣子酱、西瓜皮、红薯干,一年四季的都有的烫皮,大多出自外婆之手。
    外婆很疼爱晚辈们。外婆知道我们小孩子馋嘴,我们去她家,总会有一些零食等着我们,有时是她自己做的吃食,有时是别人做寿或嫁女发的喜饼,她不舍得吃,用袋子装了放在米缸里,等我们去时拿给我们吃。在她胃寒不能吃生凉水果时,她还坚持种很多梨瓜西瓜,种玉米苜蓿甘蔗,为的就是给我们吃。在我记忆中,外婆家总有吃不完的零食。
    外婆爱走亲戚。记忆中外婆很喜欢带着我们走亲访友。小时候跟着她回娘家,在她侄子家一住就是一星期。有时跟着她去三舅家,至少也要呆上一星期才回家。因为外婆的关系,即使远房的亲戚,彼此也来往密切,直到现在也保留着友好的关系。91年我母亲病故,93年我们全家从泰和搬来南昌,外婆来过两次南昌,外公来过一次,而我的爷爷奶奶却因不爱出门,没来过我们南昌的家。
    外婆有时爱喝酒。外婆在逢年过节或外出做客时,总爱喝上一两碗自酿的米酒或烧酒。每当喝酒后,外婆就会打开话匣子,把她经历的一些事说出来,说到伤心和委屈处,难免落泪。那时舅舅们也会安慰她,但最后总以外婆喝醉了为由,送她回去休息。那时的我,还不太懂得安慰她,只能默默地跟在她身后。现在的我,总觉得外婆喝酒是在释放委屈和压力,但却没人真正懂她,没人能真正宽慰她。
    外婆是个坚强的人。91年我母亲病故后,我外婆想起她唯一的女儿——我母亲,总要伤心地哭,然后把对我母亲的爱投入到我们兄妹3人身上,说看到我们就仿佛看到了她女儿。有次她说我爷爷家风水不好,不该把女儿嫁给他家,都是老刘家害死了她女儿,叫我爷爷赔她女儿。
    大概92年,我的小舅——她最小的最疼爱的儿子,跟我爸在工地上班出事了。好端端的人出去,不久回来就是一坛骨灰了。那一两年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熬过来的。
    记得有次她来南昌,她叫我爸带她去小舅出事的地方(南昌县新联大桥)看看,我爸怕她太过伤心,以交通不便为由没带她去。这大概也是她最大的遗憾吧,没能看到儿子最后一眼,也没能去带走她儿子生命的地方看看。但外婆一如继往地干着农活,坚强乐观地生活着,并没有让其他舅舅们担心。
    外婆最偏爱我。外婆对所有的晚辈都爱,甚至爱孙辈多过外孙辈们。但自从我失去了母亲,她就偏爱我一些了。记得几次回去看她,临走前她悄悄把我带到她房间,要给我一些零花钱,叫我不要声张。有一次,她把私房钱拿出来,抽出好几张给我,但把一张10块的当成50块、1块2块的也看成10块的给我。我觉得外婆真的老了,我不知何时才能再回来看她。
    想着外婆这么老还节省着的花钱,却不吝给我零花钱,泪水瞬间模糊了我的双眼。在她得老年痴呆后,她偶尔会认不出孙女,但无论我多久没回去,回去后她却第一时间认得出我。在外婆去世前,她把她母亲留给她唯一的一条梅花银腰链传给了我。
    外婆已经离开我十多年了,但她吃苦耐劳、坚韧不拔的精神一直鼓舞着我。每每想起外婆,总是忍不住眼圈泛红。唯一宽慰的是,她应该在另一个世界和我的母亲、小舅团聚了,她一定也告诉了我母亲,我们兄妹3人过的很好吧。(刘群慧)

上一篇:《启航》
下一篇:最后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