忆清明【缅怀我那已故的爷爷】

发布时间:2020-04-03 10:53:31   信息来源:江西省高速集团南昌东管理中心   浏览次数:
    清明,给人的印象总是一片湿雨,仿佛正是因为这雨,清明才能显出它淡淡悲凉和丝丝忆念,是清明成全了这场雨,更是这雨衬托了清明。受疫情影响,远嫁的我连回家都成为一种奢求,只能在六百公里外遥寄我对家人的思念和对爷爷的哀思。
    时间过的很快,转眼爷爷离开我们十一个年头了,可他总是会在我的梦中出现,梦中的爷爷还是和以前一样和蔼可亲,手上拎着黄烟袋,牵着我的手,带我和姐姐去买东西吃。
    小时候,家里穷,妈妈从来舍不得给我们买零食吃,我最开心的事的就是去三公里外的爷爷家,每次爷爷都会翻箱倒柜,这里搜出几颗糖,那里搜出一包桃酥,都是平时别人送给爷爷吃的,但是爷爷都舍不得吃,全都留着给我们吃。
    每年树泡成熟的季节是记忆最深的时候,爷爷总是早早的带着背篓,到离家几里路的河边给我摘树泡,每次摘回来我都可以吃上好几天,但爷爷手上,脸上经常被树泡树上的刺划出长长的伤口。那时候的我只顾着吃,从来没想过关心下爷爷伤口,每每想起都心里一阵酸痛。
    转眼我们长大了,爷爷身体也大不如从前,2009年11月,您在睡梦中永远的离开了我们,我守在您的床边一直不敢相信您的离去。直至每年清明节给您扫墓,我才知道爷爷真的离开了我们。今年的清明,疫情阻挡了我的脚步,但阻挡不了我对您的哀思。清明,这个特殊的日子,也许逝去的亲人也在默默的哭泣,只是我们的泪流在脸上,而他们的泪却流在我们心里。(欧阳微萍)

上一篇:搁不住的爱
下一篇:最后一页